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贵州情韵网 首 页 文旅资讯 情韵旅游 查看内容

画界顶流贵阳写生,被友情提示“来到贵阳,小心着凉”

2022-8-11 16:21| 情韵号: 贵州情韵| 浏览量:7993

摘要: “爽爽贵阳·八月绘”邀请来的全国美术界顶级名家们,已经在贵阳写生5天了。我原以为所谓“写生”,也就是活动中的点缀,我以为画都卖到几千万了,名气都大到无边际了,就可以躺平不努力了——平庸和无名真的限制了 ...
       “爽爽贵阳·八月绘”邀请来的全国美术界顶级名家们,已经在贵阳写生5天了。我原以为所谓“写生”,也就是活动中的点缀,我以为画都卖到几千万了,名气都大到无边际了,就可以躺平不努力了——平庸和无名真的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冷军、艾轩、郭润文、庞茂琨、高小华……10多位全国著名画家空降贵阳。在到达后的5天中,几乎日日面对风景和模特写生。原本,我收到的日程安排上有一半时间是带画家到贵州各地采风,但在中铁“我山”康养小镇和双龙镇写生3天之后,日程表上风云突变,接下来的每天都变成了两个字:写生。在“我山”写生,在高坡写生,在花溪写生。

       大概是贵阳的凉爽把从全国各个“火炉”里来的画家安逸惨了,他们临时否决了主办方让他们到贵州各地看风景的好意,执意全程留在贵阳。凉爽的天气,加上疫情后难得的画友重逢和高手过招的机会,似乎已经让大咖们心满意足。看他们联手把日程表上去其他地方采风的安排删掉,统统改成写生时,我的眼前飘过一行字幕:夫复何求。

       自从他们拿起画笔,我要采访他们的“贵阳印象”就很难——在专注画画的画家前,这是自讨没趣;在风韵十足的模特儿前,难免自惭形秽。好在,他们抵达贵阳之初,安排了一场轻松的茶话会,初来乍到的大咖们畅谈了对贵阳的第一印象。那天,贵阳突然下了场大雨,本就相对凉爽的天气又降了几度,让人很想求证:“这么巧,莫非是为艺术大咖们搞的人工降雨?”茶话会所在是半开放的,四周草木葱茏,风从席中穿过。东道主对在场各位的友情提示变成了“来到贵阳,不要着凉”——真是赤裸裸的凡尔赛。

       本次“爽爽贵阳·八月绘”,把这么多艺术家大咖召集来的,其实是张炜、江兆旻夫妇。两人都从贵阳到武汉工作多年,现在又回到贵阳,买房安家。他们对贵阳的感情溢于言表:“要说宜居,贵阳肯定是。昨天晚上跟原来贵阳的老朋友聚会,他们都是从贵阳出去,事业做得很好的人,聚会时问起养老到哪里去,他们几乎异口同声说回贵阳。为什么大家想回来?首先贵阳的天气真的非常有魅力,还有就是贵阳的美食真是美得吓人。记得湖北团省委有一次组团到贵阳来,最后一早要返程了,所有的人都不见了,打电话一问,全都在街头吃小吃,说是要告别贵阳了,一定要吃个够。气候、美食,这些都让我们觉得贵阳非常宜居。”

       他们不仅先后邀请一拨又一拨文化人和艺术家来到家里做客,“忽悠”朋友们一起在贵阳买房养老,女主人——先后在武汉话剧院和武汉市艺术创作研究中心工作的优秀导演江兆旻,这次还一不留神就成了茶话会主持——从导演到主持,也算“降维打击”,所以轻轻松松就让茶话会上的大咖们放下身段,畅所欲言。

       冷军(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研究员,武汉市文联副主席、武汉市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写实油画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我是被我老娘引到这里来的。我老娘是个福星,很有福气的一位老人,她怕热。老人都怕热,我老娘又是老人中怕热的NO.1。所以到了贵阳,她就很高兴这个地方,都没跟我商量,就在这里买房了。我就是暑假天热的时候陪老人过来住,在这里弄了一个工作室。
       说实在的,我在这没有怎么转过,但是总的来说感官体验还真是蛮不错的。这里的空气好,人不多,气温更是夏天避暑的最佳之地。特别是它的温泉,那个景观很神奇,我老想在那里面画写生,但人家在温泉里泡,我在边上画画,总是不对劲。
       果然我老娘是个福星,我托她的福,能够在这里陪她,也有时间有机会来搞创作,我觉得非常好。
       东方腾弘(四川省油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四川省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每年我去三亚,都会路过贵阳,印象特别深的是这儿的人文景观、生态环境。每次经过贵阳,见到贵阳的朋友,我都觉得非常亲切,有点回家的感觉。这里充满善意,是个非常善的吉祥之地。
       今天早晨起来,更觉得这里空气清新,还细雨迷蒙,风吹起来非常舒服。成都太闷热,非常难受,但在贵阳这些方面都解决了。

       庞茂琨(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美术学院院长,重庆市文联副主席、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主任):我早上从重庆开车过来,重庆是39℃,到了贵阳,太凉爽了,很激动。这次见到的都是最好的朋友,平时都保持联系,但是用这个方式来相聚很有特点。冷军作为召集人,还有张炜,我们的确召之即来。疫情之前,我们也经常在国外聚在一起画画,但这次很特别,我们聚在了贵阳画画,而且都是高手,高手聚在一起就非常兴奋。能安心画画是个奢侈的事,平时开会太多,现在终于找到这个机会,又是大家聚在一起画,特别的兴奋,也很期待。
       郭润文(广州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艺委会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我这次来贵阳,说实在的,第一个是想看看冷军这样的人在这里安了个窝,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窝;另一个就是想到贵阳很凉快;还有就是想见见这么多年在一起画画和探讨的这些朋友们。没想到来了之后,我们整个活动都被安排得很好,非常亲切,让人感觉温暖。
       昨天晚上我们去了召集人张炜家,他打造了一个我们艺术家认为非常高级的住处,让我羡慕不已。在小区里,因为晚上看不到树木,我只感觉到起起伏伏的,怎么就像到了意大利的西西里岛,有种那样的感觉。早上起来一看,风和日丽,郁郁葱葱,比意大利的那个地方更有意思。
       我现在感觉很舒服,没有嘈杂的感觉。这是我多年在外面参加这种活动从来没有的。
       高小华(“四川画派”重要代表及创始人之一、“超级油画”践行者):我其实是内心翻腾得最厉害的一个,因为今天在座的李昂42年前是我最喜欢的朋友,也是我的老同学,在四川美院的时候我们玩得最好。毕业42年没见,这次终于见到,握手和拥抱的时候,冷军就冷嘲热讽,说这么多年没见,你们也好意思。也确实不太好意思啊,应该早就来贵阳。所以说在座的可能是来会景的,我是来会人的。
       要说对贵阳的感受,现在我坐这儿,风那么好,很舒服。还下雨了,下雨就是带财。

高小华(左)和李昂
       今天我还带了一张42年前的我画李昂的一张肖像,准备一会儿送给他。我觉得这张肖像放到他那儿是最好的。这张肖像已经和我旅行了大半个地球,我带着去美国也展出过,后来又带回中国。这次看到李昂,一点都没认生,很亲切,感觉我天天都跟他在一起,这个老哥们儿还在。
       石俊(香港著画会理事、澳门艺术事务学会副会长):我一到贵阳,就感觉好像来过,我想可能是前世来过,有种亲切感。不管是下车闻到这里的空气,还是晚上吃宵夜的时候,去到路边的小摊,我都有这种很强烈的感觉,我觉得很美。这次我要好好在这里多看多了解一下,也好好在这里画画,为了实现将来在贵阳买房的小目标,好好努力。

       艾轩(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画院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油画学会常务理事):贵阳我大概五六十年前来过一次,出站就看见黑压压一片瓦片顶的木房子。感觉有点恐怖,就是这是城市吗?肯定是一个农村,或者一个小镇。然后我就走了。现在快60年过去了,这次来这里,已经把我吓着了。我来之前也没想到贵阳会发展这么快,变化这么大,所以我感觉很受鼓舞。第二呢,我刚从北京来,北京热得一塌糊涂,到了晚上还像烤炉一样。贵阳太凉快了,简直就是天堂,太舒服了。在这儿待着,每一个时刻都是非常奢侈的,这儿的天气简直不可思议。(文/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舒畅)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